焦点分析丨北欧设计光环褪去,创业明星NōME身陷困局

焦点分析丨北欧设计光环淡化,创业明星NōME陷入困境

家庭商业明星公司NōME正在遭受敌人的折磨。

最近,“NōME家庭特许经营媒体交流会”在北京举行。 NōME特许经营者代表在会议上称这个品牌,特许经营者在实际运作过程中面临着巨大的运营困境。他们希望通过退出商店收回存款和其他相关费用,并及时制止损失。

根据《经济观察报》,特许经营者提到的“更大的经营困境”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商店的利润很难。根据特许经营商的反馈,虽然在开店的初期阶段,NōME提供了相对优惠的门店押金,加盟商也使用熟悉的装修团队来节省装修费用,但其在购物中心的商店不仅仅是土地价格,员工工资和营销。促销费用高于一般商店,但客流量和营业额逐月下降,导致长期加盟商无法入不敷出。

另一方面,一些特许经营商的商品似乎停止服务,有些商品也存在缺陷问题,这意味着商店的长期运营无望,特许经营商决心退休。特许经营商的货物被切断,供应商延迟收回贷款的时间被推迟。其中,服装类别受到的打击最大。 NōME的T恤,针织品,牛仔裤,羽绒服和其他产品的供应商表示,他们拖欠了数百万的贷款。

除了经历品牌产业链的起伏之外,NōME还经常关闭商店。据许多媒体统计,NōME在短短半个月内关闭了至少14家门店。就在几天前,NōME关闭了上海的第一家店。

NōME相关负责人回复《赢商网》,五角场万达广场店是一家NōME直营店,根据战略需求,参考商店的日常运营,商业区的变化,市场表现,动态调整,封闭式商店的行为是NōME为了优化运营,NōME仍在寻找拥有更多人才和更高投资回报的大型商店。

目前,NōME只回应了上海第一家门店的关闭,关闭商店,退回商店的特许经营商和拖欠供应商的问题尚未得到解释。来自零售业的一些高管告诉36,NōME目前面临的困难与其激进的扩张和模糊的商业定位密切相关。以其北欧设计和高性价比而闻名的企业家之星正在接受测试。

被蒙住眼睛的疯狂

在成立的第一年,NōME通过直接营销和加盟的方式开设了近100家门店。随后,NōME通过开设大量特许经营店继续加速扩张。 2018年4月,NōME举办了第一个创建会议的战?院献骰锇椋铺匦砭甑氖恳殉?1,400家,合同存款达到3亿。到目前为止,根据NōME官方网站的数据,它已经成立三年多,并已开设了500多家商店。

这种扩张速度远远超过MUJI,宜家和NITORI。进入中国市场超过14年的MUJI门店数量约为250家,基本上保持了每年20多家新店的扩张速度。同年,日本家居品牌NITORI拥有不超过50家商店,甚至与NōME品牌相同的NOME也只在商标争议中开设了50多家商店。

大量商店对优化供应链和提高经营门店的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有必要引入大量资金,NōME对融资需求很大。 2019年3月,NōME宣布已完成红杉资本和华兴资本于2018年底的合资企业天都资本,今日的资金和投资在B轮融资,融资额达6亿元人民币。截至目前,NōME已完成超过10亿元的融资。

大规模的扩张给NōME的供应链带来了新的挑战,NōME目前对优化供应链的努力并不理想。 “他们应该低估供应链的复杂性,导致商店开业后商店出现许多新问题。缓慢的货物转移和采购计划需要实施内部力量。“离线家庭行业的一位高管告诉36氪。

一个直接的例子是,NōME的服装供应商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创始人陈浩的单一数量太大,而且商店的实际销售额远低于订单数量,导致库存积压,其中转向导致流动性被阻止。

在最初的单店模型建立后,线下零售需要考虑后端供应链系统,即补货的快速调整,库存处理,店员培训和选址模型,这些都无法完成。

陈浩在服装供应链上积累了很多经验。在NōME之前,他建立了男士快时尚品牌KM。目前,该品牌拥有500多家线下专卖店,年度GMV超过30亿元。然而,服装供应链体验是否可以复制到家庭杂货领域需要一个问号。

转型困境

除了快速扩张,NōME还在不断调整其商业定位。当最新一轮融资问及新计划时,陈浩表示,其中2亿人将投资于产品开发和品牌推广,另有4亿用户开展新业务。

一方面,它计划独立开设500个大型用户体验中心,面积为1,500至6,000平方米,这意味着更大的成本压力。与此同时,一个可以更快推出的新业务是“NōMESuperTen Yuan Store”,陈昊将把店面开业时间定在今年9月。这种突然的转变有点颠覆了陈浩声称“十元店落后生产力,永远不会介入”的商业逻辑。

初创企业尚未建立立足点来改变其业务定位,这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无助的举措。虽然NōME表示,一家商场的单店营业额达到200万元,但这类数据大多是直营店,收入较高。不同商店的收入差异很大。许多特许经营商对一些媒体报道做出了回应,而且大型商店在购物中心的表现黯淡,只有一小部分表现良好的商店。

路。但是,这种从高端购物中心突然转向沉没市场的举动,给特许经营商和供应商带来了惊喜。为了稳定“军事心脏”,NōME为一些特许经营商提供了“降价购物”的选择,一些特许经营商接受了这种方法。然而,由于不同市场的商品结构和产品价格之间存在巨大的价格差距,一些供应商正面临洗牌危机,NōME也需要寻找新的供应商。

开设各种商店和安排不同类型的市场对于仍处于起步阶段的创业公司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新兴企业宜家,MUJI和NITORI在开始多元化经营之前,都是经过多年考验的商业模式。商店策略。

该品牌正在以资本为导向高速扩张,但NōME设计团队尚未具备这一增长率。来自家庭行业的一位高管向36人透露,虽然它被称为设计师品牌,但NōME并没有分批设计产品。

NōME开始冒险并“学习”其他品牌的成熟设计。 7月8日,国内原创空气香水品牌DAYLY LAB发布了一份文件,称NōME复制了其360汽车香水。为了维护权利,DAILY LAB发布了原始专利证书并声明“NōME侵犯了DAILY LAB艺术版权/外观设计专利/实用技术专利”。目前尚无对此NōME方面的回应。然而,从公共图片可以看出,两种汽车香水的设计和形状几乎相同,并且很难在不看徽标的情况下区分它们。

作为一家初创公司,NōME需要一个美丽的故事来快速打开资本市场的大门。它选择了近年来在家居行业非常受欢迎的“北欧设计”。但目前,这个故事并不缺少漏洞。NōME在瑞典斯德哥尔摩的设计和开发中心在官方网站上发布,被许多媒体和网民采用。许多NOME的诉讼纠纷仍然在诉讼中也表明它处于山寨设计的灰色地带。

这些大胆的做法正在扭转品牌并引发信誉危机。

对于初创企业来说,快速运行是证明其市场发展潜力的重要策略,但如果运行良好,可以长期吸引资金投入。 NōME遇到的麻烦可能是大多数初创公司踩到的坑。

07: 48

来源: 36氪

焦点分析丨北欧设计光环淡化,创业明星NōME陷入困境

家庭商业明星公司NōME正在遭受敌人的折磨。

最近,“NōME家庭特许经营媒体交流会”在北京举行。 NōME特许经营者代表在会议上称这个品牌,特许经营者在实际运作过程中面临着巨大的运营困境。他们希望通过退出商店收回存款和其他相关费用,并及时制止损失。

根据《经济观察报》,特许经营者提到的“更大的经营困境”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商店的利润很难。根据特许经营商的反馈,虽然在开店的初期阶段,NōME提供了相对优惠的门店押金,加盟商也使用熟悉的装修团队来节省装修费用,但其在购物中心的商店不仅仅是土地价格,员工工资和营销。促销费用高于一般商店,但客流量和营业额逐月下降,导致长期加盟商无法入不敷出。

另一方面,一些特许经营商的商品似乎停止服务,有些商品也存在缺陷问题,这意味着商店的长期运营无望,特许经营商决心退休。特许经营商的货物被切断,供应商延迟收回贷款的时间被推迟。其中,服装类别受到的打击最大。 NōME的T恤,针织品,牛仔裤,羽绒服和其他产品的供应商表示,他们拖欠了数百万的贷款。

除了经历品牌产业链的起伏之外,NōME还经常关闭商店。据许多媒体统计,NōME在短短半个月内关闭了至少14家门店。就在几天前,NōME关闭了上海的第一家店。

NōME相关负责人回复《赢商网》,五角场万达广场店是一家NōME直营店,根据战略需求,参考商店的日常运营,商业区的变化,市场表现,动态调整,封闭式商店的行为是NōME为了优化运营,NōME仍在寻找拥有更多人才和更高投资回报的大型商店。

目前,NōME只回应了上海第一家门店的关闭,关闭商店,退回商店的特许经营商和拖欠供应商的问题尚未得到解释。来自零售业的一些高管告诉36,NōME目前面临的困难与其激进的扩张和模糊的商业定位密切相关。以其北欧设计和高性价比而闻名的企业家之星正在接受测试。

被蒙住眼睛的疯狂

在成立的第一年,NōME通过直接营销和加盟的方式开设了近100家门店。随后,NōME通过开设大量特许经营店继续加速扩张。 2018年4月,NōME举办了第一个创建会议的战略合作伙伴,称特许经营店的数量已超过1,400家,合同存款达到3亿。到目前为止,根据NōME官方网站的数据,它已经成立三年多,并已开设了500多家商店。

这种扩张速度远远超过MUJI,宜家和NITORI。进入中国市场超过14年的MUJI门店数量约为250家,基本上保持了每年20多家新店的扩张速度。同年,日本家居品牌NITORI拥有不超过50家商店,甚至与NōME品牌相同的NOME也只在商标争议中开设了50多家商店。

大量商店对优化供应链和提高经营门店的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有必要引入大量资金,NōME对融资需求很大。 2019年3月,NōME宣布已完成红杉资本和华兴资本于2018年底的合资企业天都资本,今日的资金和投资在B轮融资,融资额达6亿元人民币。截至目前,NōME已完成超过10亿元的融资。

大规模的扩张给NōME的供应链带来了新的挑战,NōME目前对优化供应链的努力并不理想。 “他们应该低估供应链的复杂性,导致商店开业后商店出现许多新问题。缓慢的货物转移和采购计划需要实施内部力量。“离线家庭行业的一位高管告诉36氪。

一个直接的例子是,NōME的服装供应商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创始人陈浩的单一数量太大,而且商店的实际销售额远低于订单数量,导致库存积压,其中转向导致流动性被阻止。

在最初的单店模型建立后,线下零售需要考虑后端供应链系统,即补货的快速调整,库存处理,店员培训和选址模型,这些都无法完成。

陈浩在服装供应链上积累了很多经验。在NōME之前,他建立了男士快时尚品牌KM。目前,该品牌拥有500多家线下专卖店,年度GMV超过30亿元。然而,服装供应链体验是否可以复制到家庭杂货领域需要一个问号。

转型困境

除了快速扩张,NōME还在不断调整其商业定位。当最新一轮融资问及新计划时,陈浩表示,其中2亿人将投资于产品开发和品牌推广,另有4亿用户开展新业务。

一方面,它计划独立开设500个大型用户体验中心,面积为1,500至6,000平方米,这意味着更大的成本压力。与此同时,一个可以更快推出的新业务是“NōMESuperTen Yuan Store”,陈昊将把店面开业时间定在今年9月。这种突然的转变有点颠覆了陈浩声称“十元店落后生产力,永远不会介入”的商业逻辑。

初创企业尚未建立立足点来改变其业务定位,这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无助的举措。虽然NōME表示,一家商场的单店营业额达到200万元,但这类数据大多是直营店,收入较高。不同商店的收入差异很大。许多特许经营商对一些媒体报道做出了回应,而且大型商店在购物中心的表现黯淡,只有一小部分表现良好的商店。

路。但是,这种从高端购物中心突然转向沉没市场的举动,给特许经营商和供应商带来了惊喜。为了稳定“军事心脏”,NōME为一些特许经营商提供了“降价购物”的选择,一些特许经营商接受了这种方法。然而,由于不同市场的商品结构和产品价格之间存在巨大的价格差距,一些供应商正面临洗牌危机,NōME也需要寻找新的供应商。

开设各种商店和安排不同类型的市场对于仍处于起步阶段的创业公司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新兴企业宜家,MUJI和NITORI在开始多元化经营之前,都是经过多年考验的商业模式。商店策略。

该品牌正在以资本为导向高速扩张,但NōME设计团队尚未具备这一增长率。来自家庭行业的一位高管向36人透露,虽然它被称为设计师品牌,但NōME并没有分批设计产品。

NōME开始冒险并“学习”其他品牌的成熟设计。 7月8日,国内原创空气香水品牌DAYLY LAB发布了一份文件,称NōME复制了其360汽车香水。为了维护权利,DAILY LAB发布了原始专利证书并声明“NōME侵犯了DAILY LAB艺术版权/外观设计专利/实用技术专利”。目前尚无对此NōME方面的回应。然而,从公共图片可以看出,两种汽车香水的设计和形状几乎相同,并且很难在不看徽标的情况下区分它们。

作为一家初创公司,NōME需要一个美丽的故事来快速打开资本市场的大门。它选择了近年来在家居行业非常受欢迎的“北欧设计”。但目前,这个故事并不缺少漏洞。NōME在瑞典斯德哥尔摩的设计和开发中心在官方网站上发布,被许多媒体和网民采用。许多NOME的诉讼纠纷仍然在诉讼中也表明它处于山寨设计的灰色地带。

这些大胆的做法正在扭转品牌并引发信誉危机。

对于初创企业来说,快速运行是证明其市场发展潜力的重要策略,但如果运行良好,可以长期吸引资金投入。 NōME遇到的麻烦可能是大多数初创公司踩到的坑。

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加盟

陈浩

MUJI

退出商店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