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雀战纪 55 只要我还记得你

117091-ff1ce27de22a441b.png

“你是鬼仙?”三井隐隐问道。

小女孩轻轻点头,看起来有点不自然。 “大哥,你害怕我吗?”

三井摇了摇头。 “你在这里杀了我。”

小女孩不安地再次点头。 “我在叫我。”

“看着你这样,你不喜欢杀人吗?”

“是的,我不喜欢杀人,但我不能违背尴尬的命令。”小女孩低下头,舔了舔嘴,转过脸。

“因为你不喜欢杀人,所以不要杀它。我不会让你感到尴尬,所以让我带你去找你,好吗?”

小女孩想了一会儿,高兴地点点头,然后慢慢走开了。三井站起来拍拍已经麻木的双腿,跟着她走出湖心亭,前往遥远的森林。

“僧人不跟她一起去!”

远离寒冷的心灵,从夜晚浮现出一些声音。

“你也可以看到这个小女孩吧?看来这不是一个幽灵幻觉,然后简单地指出并向她说的问好。我们结束后,我们将离开这里。这个破碎的地方真的让我三个我不开心。“

“怎么可能是她?”当她冷漠地看到小女孩的脸时,她忍不住惊慌失措。 “她是这座芬芳建筑的幽灵。我清楚地把她封了起来,她怎么能出现在这里!”

冷冷地从身上拿出一个小盒子打开它。纹理上有一些好的黑曜石。显然,冷酷的心脏也将使用晶石来密封邪恶。最大的一个被分成两个。

“大哥,我不喜欢那个妹妹,她会欺负我。”小女孩拉着三井的袖子,指着冰冷的心脏,血腥的眼睛是红的,明亮的。

是吗?这个小女孩在一天的寒冷中做了什么?我觉得三井忍不住汗流。背。

“倩儿!”赤坂突然大声喊叫,准备冲到最后,被冷酷的心脏照顾。

“别去,她会吞下你!”

“钱,你不认识我吗?我是你的兄弟!”

赤坂的这句话在这个地方震惊了。

小女孩慢慢低下头低声说道:“Qianer怎么不认识Ling的兄弟?从一开始,Qianer就认出了你,但是.”

小女孩慢慢抬起头,眼睛里充满了凶狠的光芒。 “你为什么不来拯救我?你显然说你会保护我一辈子。当我被那个人杀死时,你在哪里?当我被封印的时候你在哪里?”

赤坂非常兴奋,他可以颤抖,不能说一句话。他清楚地记得他之前曾说过这样的话,但最后他只能看着倩倩死在红衣男子的剑下。

“凌哥,离开这里,否则,我可能不会帮你杀了你。”

一个冷酷而恶毒的微笑从小女孩的脸上流过。三井从来没有见过孩子脸上那么可怕的笑容。他只感到骨头里的寒意,冷冷地颤抖着。

“大哥,走向这个方向,你可以看到你。”

小女孩伸出一根手指说,身体灰飞过后,它散落在空气中。

“倩儿!”赤坂被惊呆了,猛烈地从寒冷的心脏中脱离出来,变成了黑烟。当我心寒的时候,我迅速拿出剑,追赶到赤坂。

事情发展到每个人都出乎意料的程度。三井停在同一个方向,远离赤坂的方向和冷酷的心。当风刮起时,三井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喷嚏,只觉得身体很冷。这时,他发现他的衣服几乎已经完全浸透了,但他的额头上满是汗水。

申银走近,轻轻拉着三井的袖子,红眼睛问道:“三个少爷,你怎么了?”

三井轻轻摇了摇头,一言不发地坐了下来。申银想了想,坐在他旁边。

“三个年轻的大师,你已经有了一个最喜欢的女孩,对吧。”申银的声音震动,不知不觉地捏着拳头。

“不要问声音.”三静疲惫地笑了笑。 “上帝,你能让我独自呆一会儿吗?只是一会.”

申银的声音感动了,终于没有再说话,悄悄地站了起来,默默地走到了深夜。

许多年前的夏天,一个站在绿草地上的秃头的少年向她招手。那时她坐在他旁边大声问他,你能告诉我我的想法吗?无论我对上帝说什么,他都会用喉咙回答,因为我最喜欢的人是声音。那时他们声音很大,他们大声笑了起来,害怕树林里的小鸟飞来飞去,尖叫的声音似乎大喊“看看这两个傻瓜!”

那天笑着的那个男孩独自一人坐在她身后,很伤心,她在夜里渐渐远离他。

这只是几年前的问题。它的最后生命有多远?这不是说真相不会输给时间吗?还是他们之间的感情不是真的?

看着神灵远远的身影,三井明明想要赶上,但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烦恼地低下头:“今天发生了什么事.”

远处有灯光,通往湖心亭的木桥不知道灯笼什么时候挂了,它被风照亮了。在亭子上,纱布附着,摇晃和摇晃,光线和阴影模糊。

“和尚,你为什么不跟我说话?”美丽的女人轻轻地走到三井的前面,带着害羞的目光看着他,美丽的眼睛流淌着。

三井低着头握紧拳头,慢慢放松。

“怎么了?”女人担心。

三井挤出一个苦笑:“我真的很想跟着你这样,不管是刀还是大海还是深渊,只是.”三井轻轻抬头,眼里充满了深情:“毕竟你只是我的想象力。“然而,他死于自己的淫荡,最后他被浪费了。“

“我爱你,红宝石。我没有时间告诉你这句话,谢谢你这样出现,让我再见到你,让我更认真地记住你。但是,我不能活在梦中因为我的朋友还在等我。“

“只要我还记得你,我们就不会分开。”他默默地叹了口气,闭上眼睛说:“阿弥陀佛。”

四个地方都沉默了,三井慢慢睁开了眼睛。在Rumo的夜晚,仍然是湖,或者破碎的桥和亭子。没有灯笼,没有蜡烛阴影,没有纱布,没有红玉。

再见.

三井轻轻揉了揉眼睛,手背湿了,他不知道是不是是他的眼泪还是她的眼泪。

“三井小心!”

在他身后,宁炽辰焦急地大叫,三靖回过头来,看到一只漂浮在自己身上的白蝎,就像一个女孩的手臂,以闪电般的速度纠缠着三井的脸和脖子,并立即收紧。他甚至无法呼吸。

[永明小说课程长期招生]

96

益明

be8fb97a-fe0f-43ab-be8b-c60ec5ad1b5b

16.1

2019.07.27 12: 34

字数2124

117091-ff1ce27de22a441b.png

“你是鬼仙?”三井隐隐问道。

小女孩轻轻点头,看起来有点不自然。 “大哥,你害怕我吗?”

三井摇了摇头。 “你在这里杀了我。”

小女孩不安地再次点头。 “我在叫我。”

“看着你这样,你不喜欢杀人吗?”

“是的,我不喜欢杀人,但我不能违背尴尬的命令。”小女孩低下头,舔了舔嘴,转过脸。

“因为你不喜欢杀人,所以不要杀它。我不会让你感到尴尬,所以让我带你去找你,好吗?”

小女孩想了一会儿,高兴地点点头,然后慢慢走开了。三井站起来拍拍已经麻木的双腿,跟着她走出湖心亭,前往遥远的森林。

“僧人不跟她一起去!”

远离寒冷的心灵,从夜晚浮现出一些声音。

“你也可以看到这个小女孩吧?看来这不是一个幽灵幻觉,然后简单地指出并向她说的问好。我们结束后,我们将离开这里。这个破碎的地方真的让我三个我不开心。“

“怎么可能是她?”当她冷漠地看到小女孩的脸时,她忍不住惊慌失措。 “她是这座芬芳建筑的幽灵。我清楚地把她封了起来,她怎么能出现在这里!”

冷冷地从身上拿出一个小盒子打开它。纹理上有一些好的黑曜石。显然,冷酷的心脏也将使用晶石来密封邪恶。最大的一个被分成两个。

“大哥,我不喜欢那个妹妹,她会欺负我。”小女孩拉着三井的袖子,指着冰冷的心脏,血腥的眼睛是红的,明亮的。

是吗?这个小女孩在一天的寒冷中做了什么?我觉得三井忍不住汗流。背。

“倩儿!”赤坂突然大声喊叫,准备冲到最后,被冷酷的心脏照顾。

“别去,她会吞下你!”

“钱,你不认识我吗?我是你的兄弟!”

赤坂的这句话在这个地方震惊了。

小女孩慢慢低下头低声说道:“Qianer怎么不认识Ling的兄弟?从一开始,Qianer就认出了你,但是.”

小女孩慢慢抬起头,眼睛里充满了凶狠的光芒。 “你为什么不来拯救我?你显然说你会保护我一辈子。当我被那个人杀死时,你在哪里?当我被封印的时候你在哪里?”

赤坂非常兴奋,他可以颤抖,不能说一句话。他清楚地记得他之前曾说过这样的话,但最后他只能看着倩倩死在红衣男子的剑下。

“凌哥,离开这里,否则,我可能不会帮你杀了你。”

一个冷酷而恶毒的微笑从小女孩的脸上流过。三井从来没有见过孩子脸上那么可怕的笑容。他只感到骨头里的寒意,冷冷地颤抖着。

“大哥,走向这个方向,你可以看到你。”

小女孩伸出一根手指说,身体灰飞过后,它散落在空气中。

“倩儿!”赤坂被惊呆了,猛烈地从寒冷的心脏中脱离出来,变成了黑烟。当我心寒的时候,我迅速拿出剑,追赶到赤坂。

事情发展到每个人都出乎意料的程度。三井停在同一个方向,远离赤坂的方向和冷酷的心。当风刮起时,三井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喷嚏,只觉得身体很冷。这时,他发现他的衣服几乎已经完全浸透了,但他的额头上满是汗水。

申银走近,轻轻拉着三井的袖子,红眼睛问道:“三个少爷,你怎么了?”

三井轻轻摇了摇头,一言不发地坐了下来。申银想了想,坐在他旁边。

“三个年轻的大师,你已经有了一个最喜欢的女孩,对吧。”申银的声音震动,不知不觉地捏着拳头。

“不要问声音.”三静疲惫地笑了笑。 “上帝,你能让我独自呆一会儿吗?只是一会.”

申银的声音感动了,终于没有再说话,悄悄地站了起来,默默地走到了深夜。

许多年前的夏天,一个站在绿草地上的秃头的少年向她招手。那时她坐在他旁边大声问他,你能告诉我我的想法吗?无论我对上帝说什么,他都会用喉咙回答,因为我最喜欢的人是声音。那时他们声音很大,他们大声笑了起来,害怕树林里的小鸟飞来飞去,尖叫的声音似乎大喊“看看这两个傻瓜!”

那天笑着的那个男孩独自一人坐在她身后,很伤心,她在夜里渐渐远离他。

这只是几年前的问题。它的最后生命有多远?这不是说真相不会输给时间吗?还是他们之间的感情不是真的?

看着神灵远远的身影,三井明明想要赶上,但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烦恼地低下头:“今天发生了什么事.”

远处有灯光,通往湖心亭的木桥不知道灯笼什么时候挂了,它被风照亮了。在亭子上,纱布附着,摇晃和摇晃,光线和阴影模糊。

“和尚,你为什么不跟我说话?”美丽的女人轻轻地走到三井的前面,带着害羞的目光看着他,美丽的眼睛流淌着。

三井低着头握紧拳头,慢慢放松。

“怎么了?”女人担心。

三井挤出一个苦笑:“我真的很想跟着你这样,不管是刀还是大海还是深渊,只是.”三井轻轻抬头,眼里充满了深情:“毕竟你只是我的想象力。“然而,他死于自己的淫荡,最后他被浪费了。“

“我爱你,红宝石。我没有时间告诉你这句话,谢谢你这样出现,让我再见到你,让我更认真地记住你。但是,我不能活在梦中因为我的朋友还在等我。“

“只要我还记得你,我们就不会分开。”他默默地叹了口气,闭上眼睛说:“阿弥陀佛。”

四个地方都沉默了,三井慢慢睁开了眼睛。在Rumo的夜晚,仍然是湖,或者破碎的桥和亭子。没有灯笼,没有蜡烛阴影,没有纱布,没有红玉。

再见.

三井轻轻揉了揉眼睛,手背湿了,他不知道是不是是他的眼泪还是她的眼泪。

“三井小心!”

在他身后,宁炽辰焦急地大叫,三靖回过头来,看到一只漂浮在自己身上的白蝎,就像一个女孩的手臂,以闪电般的速度纠缠着三井的脸和脖子,并立即收紧。他甚至无法呼吸。

[永明小说课程长期招生]

117091-ff1ce27de22a441b.png

“你是鬼仙?”三井隐隐问道。

小女孩轻轻点头,看起来有点不自然。 “大哥,你害怕我吗?”

三井摇了摇头。 “你在这里杀了我。”

小女孩不安地再次点头。 “我在叫我。”

“看着你这样,你不喜欢杀人吗?”

“是的,我不喜欢杀人,但我不能违背尴尬的命令。”小女孩低下头,舔了舔嘴,转过脸。

“因为你不喜欢杀人,所以不要杀它。我不会让你感到尴尬,所以让我带你去找你,好吗?”

小女孩想了一会儿,高兴地点点头,然后慢慢走开了。三井站起来拍拍已经麻木的双腿,跟着她走出湖心亭,前往遥远的森林。

“僧人不跟她一起去!”

远离寒冷的心灵,从夜晚浮现出一些声音。

“你也可以看到这个小女孩吧?看来这不是一个幽灵幻觉,然后简单地指出并向她说的问好。我们结束后,我们将离开这里。这个破碎的地方真的让我三个我不开心。“

“怎么可能是她?”当她冷漠地看到小女孩的脸时,她忍不住惊慌失措。 “她是这座芬芳建筑的幽灵。我清楚地把她封了起来,她怎么能出现在这里!”

冷冷地从身上拿出一个小盒子打开它。纹理上有一些好的黑曜石。显然,冷酷的心脏也将使用晶石来密封邪恶。最大的一个被分成两个。

“大哥,我不喜欢那个妹妹,她会欺负我。”小女孩拉着三井的袖子,指着冰冷的心脏,血腥的眼睛是红的,明亮的。

是吗?这个小女孩在一天的寒冷中做了什么?我觉得三井忍不住汗流。背。

“倩儿!”赤坂突然大声喊叫,准备冲到最后,被冷酷的心脏照顾。

“别去,她会吞下你!”

“钱,你不认识我吗?我是你的兄弟!”

赤坂的这句话在这个地方震惊了。

小女孩慢慢低下头低声说道:“Qianer怎么不认识Ling的兄弟?从一开始,Qianer就认出了你,但是.”

小女孩慢慢抬起头,眼睛里充满了凶狠的光芒。 “你为什么不来拯救我?你显然说你会保护我一辈子。当我被那个人杀死时,你在哪里?当我被封印的时候你在哪里?”

赤坂非常兴奋,他可以颤抖,不能说一句话。他清楚地记得他之前曾说过这样的话,但最后他只能看着倩倩死在红衣男子的剑下。

“凌哥,离开这里,否则,我可能不会帮你杀了你。”

一个冷酷而恶毒的微笑从小女孩的脸上流过。三井从来没有见过孩子脸上那么可怕的笑容。他只感到骨头里的寒意,冷冷地颤抖着。

“大哥,走向这个方向,你可以看到你。”

小女孩伸出一根手指说,身体灰飞过后,它散落在空气中。

“倩儿!”赤坂被惊呆了,猛烈地从寒冷的心脏中脱离出来,变成了黑烟。当我心寒的时候,我迅速拿出剑,追赶到赤坂。

事情发展到每个人都出乎意料的程度。三井停在同一个方向,远离赤坂的方向和冷酷的心。当风刮起时,三井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喷嚏,只觉得身体很冷。这时,他发现他的衣服几乎已经完全浸透了,但他的额头上满是汗水。

申银走近,轻轻拉着三井的袖子,红眼睛问道:“三个少爷,你怎么了?”

三井轻轻摇了摇头,一言不发地坐了下来。申银想了想,坐在他旁边。

“三个年轻的大师,你已经有了一个最喜欢的女孩,对吧。”申银的声音震动,不知不觉地捏着拳头。

“不要问声音.”三静疲惫地笑了笑。 “上帝,你能让我独自呆一会儿吗?只是一会.”

申银的声音感动了,终于没有再说话,悄悄地站了起来,默默地走到了深夜。

许多年前的夏天,一个站在绿草地上的秃头的少年向她招手。那时她坐在他旁边大声问他,你能告诉我我的想法吗?无论我对上帝说什么,他都会用喉咙回答,因为我最喜欢的人是声音。那时他们声音很大,他们大声笑了起来,害怕树林里的小鸟飞来飞去,尖叫的声音似乎大喊“看看这两个傻瓜!”

那天笑着的那个男孩独自一人坐在她身后,很伤心,她在夜里渐渐远离他。

这只是几年前的问题。它的最后生命有多远?这不是说真相不会输给时间吗?还是他们之间的感情不是真的?

看着神灵远远的身影,三井明明想要赶上,但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烦恼地低下头:“今天发生了什么事.”

远处有灯光,通往湖心亭的木桥不知道灯笼什么时候挂了,它被风照亮了。在亭子上,纱布附着,摇晃和摇晃,光线和阴影模糊。

“和尚,你为什么不跟我说话?”美丽的女人轻轻地走到三井的前面,带着害羞的目光看着他,美丽的眼睛流淌着。

三井低着头握紧拳头,慢慢放松。

“怎么了?”女人担心。

三井挤出一个苦笑:“我真的很想跟着你这样,不管是刀还是大海还是深渊,只是.”三井轻轻抬头,眼里充满了深情:“毕竟你只是我的想象力。“然而,他死于自己的淫荡,最后他被浪费了。“

“我爱你,红宝石。我没有时间告诉你这句话,谢谢你这样出现,让我再见到你,让我更认真地记住你。但是,我不能活在梦中因为我的朋友还在等我。“

“只要我还记得你,我们就不会分开。”他默默地叹了口气,闭上眼睛说:“阿弥陀佛。”

四个地方都沉默了,三井慢慢睁开了眼睛。在Rumo的夜晚,仍然是湖,或者破碎的桥和亭子。没有灯笼,没有蜡烛阴影,没有纱布,没有红玉。

再见.

三井轻轻揉了揉眼睛,手背湿了,他不知道是不是是他的眼泪还是她的眼泪。

“三井小心!”

在他身后,宁炽辰焦急地大叫,三靖回过头来,看到一只漂浮在自己身上的白蝎,就像一个女孩的手臂,以闪电般的速度纠缠着三井的脸和脖子,并立即收紧。他甚至无法呼吸。

[永明小说课程长期招生]